涿鹿县国土拆违涉嫌违规 遭群众举报

国内   来源:《祖国》杂志  责任编辑:百花残  2018-02-07 17:53:26
  【记者 郝志祥】  近日本社接到群众举报,在河北省涿鹿县发生的一起强拆事件,当地国土部门被指其做法违规。“所有强拆违建的手续都是针对我的,但实际上却把我的二楼和田玉库购销站的库房一起拆掉了。”举报人李秀兵认为涿鹿县国土局这种借一家违建之名强拆两家房屋的做法就属于违规做法。
 
  借一家之名拆两家之房

 
李秀兵生态园内的餐厅一片狼藉
 

 
被拆之前,张家口电视台口里口外栏目还以皇帝城脚下的农家院对李秀兵的生态园进行了报道

  河北省涿鹿县矾山镇五堡村村民李秀兵生态园内的二层房屋经县法院裁定属于违建,应依法拆除。于是,涿鹿县公安、交警、国土和规划等部门于2017年12月19日联合执法,对李秀兵的房屋进行了强行拆除,同时被强行拆掉的还有其隔壁农副产品购销站的库房。
 
  而这次强拆活动,也被涿鹿县电视台以“我县依法拆除矾山镇五堡村违法违章建筑”为题进行了报道。
 
  然而,就是这个合法、合规,并依法执行的强拆工作,却在房屋拆除掉的那一刻备受诟病。“拆除过程中我们没有有抗拒行为,他们那么多人只是将我房内简单的一点东西搬出,剩余几十万的用品都被砸烂在屋内。”“我屋内的物品都是新买来的,都还有发票呢。”李秀兵手里拿着几张发票对记者说。“如果我属于违建,强拆我的房屋,我没有话说,但我的用地都有村里和镇里的协议,协议里是允许我做农业开发的,难到建设农业生态园不属于发展农业吗?更何况县国土局向法院递交的材料有很多失实的地方。”
 
  据李秀兵介绍,他所指国土部门递交材料失实的地方主要是:违建的面积500多平方米的房屋,被国土部门写成了2000多平方米;本来是用来作为生态园餐厅的房屋,被国土部门写成了库房。
 
  既然只是500多平方米的房屋,国土部门为何会写成2000多平方米呢?房屋性质为何也会与实际房屋相差甚远呢?李秀兵告诉记者,国土部门所说的2000多平方米,是他和旁边田玉库的农副产品购销站加起来得出的数字,而房屋性质也是根据这个收购站库房的性质来定的。李秀兵的这一说法得到了涿鹿县矾山镇玉库农副产品购销站经营者田玉库的肯定。
 
  生态园的“违建房”为何与隔壁购销站库房合二为一?


 
废墟下,已经分辨不清哪个是李秀兵的餐厅哪个田玉库的库房

  据了解,李秀兵生态园内建设的餐厅和田玉库建设的库房都有各自的用地协议。餐厅和库房本就是两种用途的房屋,归属权也分别属于他们二人所有,那么涿鹿县国土部门为何会将他们合二为一呢?国土局李科长告诉记者,“那一块地咱们下通知的时候,包括一开始盖的时候,都是他的。而且卷宗里面的2000多平米就包括李秀兵的,李秀兵都签了字确认了的。”
 
  至于这2000多平方米是如何测得的,李科长表示:这是他们国土所工作人员实际测量得出的。
 
  对此,记者赶往矾山镇国土所,向当时负责测量李秀兵违建面积的工作人员王海春进行了解。王海春告诉记者,那天他们拿皮尺测量面积时田玉库也在场,李秀兵当场表示购销站的地块也是他自己的,并在现场对这一笔录进行了确认签字,当时田玉库也没有说话。“实测得的2000多平方米是违建房屋与被硬化地块的总面积,由于硬化地块属于破坏耕地,所以也属于违建。”
 
  对于国土所王海春的说法,田玉库并不认同,“量地的时候我知道,但我没在,我没在他就量了。他是在我围墙外量的地,我购销站里还有很多地没有被硬化,还种着树和农作物呢。没有硬化过的地怎么能算成违建呢?”
 
  采访中,李秀兵和田玉库向记者表示:他们不能理解在此次强拆中,为什么国土部门递交给法院的材料中会存在数据不属实的情况?为什么会将两个不同性质的房屋擅自写成同一性质的?为什么会把属于两个人的房屋写成属于同一个人的呢?“国土部门的这种做法也算负责吗?!”李秀兵对记者说。
 
  早有违建现象,监管为何姗姗来迟
 
  在对这起强拆事件的调查中,有村民表示了他们的看法:“像李秀兵和田玉库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多得很,要是拆,那得拆掉一半还要多。”
 
  据村民反映,占用矾山镇林场土地的翰通庄园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其占地手续也迟迟没有批下来。对此,矾山镇国土所的王海春告诉记者,翰通庄园的地块是因为该庄园的所有者没有交纳出让金,才导致其手续没有办结的。

 
还未建设完的宏远葡萄合作社(观光生态园)
 
  而对于矾山镇燕王沟村的东阁现代生态园项目和肖家堡村的宏远葡萄合作社(观光生态园)项目的占地行为,王海春则表示:这两家均属于违建。
 
  在三祖帝都庄园门口,记者正好碰到了五堡村村民来向该庄园讨要占地补偿费用。通过和他们的交谈,记者得知:三祖帝都庄园是由涿鹿县鸿鑫农业工程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鑫公司”)投资建设的,其所占地块里也有五堡村村民的土地,这家公司也和五堡村村民签有土地租赁协议。
 
  “今年的钱还没给,我们过来要!”五堡村村民任宝洪和张存金一边说话一边让记者查看他们和泓鑫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
 
  据了解,泓鑫公司于2009年5月和矾山镇政府签订了葡萄酒庄园建设项目,建设完成后,该庄园被命名为三祖帝都庄园。记者在村民提供的一份土地协议中看到:矾山镇政府同意将矾山镇林场位于西南角的121.17亩土地,无偿转让给鸿鑫公司作为葡萄酒庄园的建设用地。
 
  “我们的转让,无论是要钱也好,还是不要钱也好,都是不改变土地性质的。在我们的概念里,他如果要办征地手续,就得去土地局办,那个和我们没有关系。你可千万记住这个事,这里头有这个差别呢。”矾山镇政府党委赵书记告诉记者,三祖帝都项目在当时是属于招商项目,确实是无偿提供给鸿鑫公司使用的。至于地块里面有属于村民土地的问题,赵书记表示:“老百姓的地是老百姓的,他们占人家老百姓的地,就得签老百姓的租赁协议,给老百姓钱。”
 
  既然鸿鑫公司所占地块中包含有村民的土地,并且又和村民签订有土地租赁协议,那么该公司的占地行为是否属于以租代征的违法行为呢?对此问题,矾山镇国土所的王海春表示他对此事不太了解,需要进一步核实后才能回复记者。
 
  通过多日的走访调查,记者发现矾山镇范围内的葡萄酒庄园和生态园涉嫌违建行为的不在少数,大多数都是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建设。那么,众多的违建房屋为何迟迟没有被处罚,而只是拆了李秀兵和田玉库的违建房?这次拆除违建活动到底是拆李秀兵的违建房,还是拆除的田玉库的违建房呢?拆除过程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这些问题,期待有关部门给出合理解释。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
备案号: 粤ICP备16122867号
法律顾问:李小军律师 电话:133268659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