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王立军出庭作证薄熙来犯滥用职权

跟踪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天下  2013-08-25 12:38:58

  2013年8月24日,济南中院,证人王立军出庭作证。

  核心提示:24日下午济南中院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薄熙来犯滥用职权罪的事实进行法庭调查。薄熙来与王立军当庭对质,20问20答。其中内容涉及:薄熙来讲述扇王立军耳光经过,二人私人关系,11-15案,王立军叛逃等。

  【庭审现场】(7)

  审判长:现在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薄熙来犯滥用职权罪的事实进行法庭调查。被告人薄熙来,你可以对起诉指控的这部分事实进行陈述。如果你没有异议也可以不陈述,你是否需要向法庭陈述?

  被告人:需要陈述。

  审判长:可以陈述。

  被告人:在滥用职权罪的问题上,王立军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是有错误和过失的,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声誉,我很惭愧。我自己素质、水平不高,关键时候没有能够很冷静地对待这件事情,又产生了严重的误判,所以在王立军叛逃的事情中,我有部分的责任,我对此感觉到很惭愧。对于起诉书指控我的这些问题,我认为出入很大。第一,我有过失,我有错误,我很惭愧,我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罪与非罪是另外一个问题。第二,我在这个问题上有几个基本点,一是我没有徇私枉法想袒护谷开来。二是我没有想弄虚作假,搞虚假的医疗证明和休假式治疗的微博。三是我没有想逼走王立军,把他逼到美国去叛逃。

  审判长:公诉人对被告人有没有讯问?

  公诉人:在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怎么给你汇报的?

  被告人:1月28日是正月初六,我刚回到重庆,那天下午他跟我说尼尔死了,说这个事有人讲和谷开来有关系,这是他讲的这段话。然后到了晚上他又第二次和我谈了下,讲了些谷开来的问题。

  公诉人:有没有提有人反映薄谷开来和被杀的尼尔伍德的关系?

  被告人:我记不清了。

  公诉人:谈没谈,你记不清了?

  被告人:谈是谈了,没有说记不清,他和我谈了,讲了一番话,但具体内容我记不清。

  公诉人:有没有谈薄谷开来涉嫌杀害尼尔伍德?

  被告人:他这么表述的,说:有人跟他反映谷开来和尼尔伍德有牵连。

  公诉人:王立军和你谈完后,你和薄谷开来核实过吗?

  被告人:核实了。

  公诉人:你把与谷开来核实的情况说一下。

  被告人:我问谷开来你和尼尔伍德什么关系?有人反映尼尔伍德致死你有重大嫌疑?谷开来非常暴怒,当时她说都是王立军污蔑。我给她讲,据说有几个人都检举你了。谷开来说都是王立军教给他们的,是王立军教一句他们写一句,都是王立军指使的。然后谷开来还拿了一份重庆市公安局的证明,那里面讲尼尔伍德因饮酒过度心脏猝死的证明,有尼尔伍德的妻子在上面的签字和手印,她当即拿这个东西给我看。

  公诉人:她给你看的这个意见,是谁提供的?

  被告人:我没有问。

  公诉人:为什么她手里会有这个鉴定结论?

  被告人:这我不清楚。

  公诉人:你与谷开来核实完,看到这个鉴定后,你做了什么样的判断?

  被告人:我相信了谷开来的话。是王立军在诬陷她,因为谷开来过去对王立军说好话,怎么突然对王立军就突然否定了?而且是气急败坏。

  被告人:谷开来情节还描述的很细,是王立军说一句他的三个徒弟写一句,他说一句,王智、王鹏飞写一句,最后形成了这些东西,因为他拿出了公安局的死亡证明书,我认为还是有效力的,鉴于这两者,加上谷开来毕竟跟我是27年的夫妻,我对她的话还是相信的。

  公诉人:1月29日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告人:1月29日我到了我的办公室1号楼,我经过一晚上的考虑和思想上的冲击,这个事对我来说来的很凶猛,在我印象中谷开来是一个文弱女子,她不可能杀人,而且她与王立军关系极好,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事情来?在此之前我没有感知她与王立军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我还觉得她对王立军还非常信任,突然来了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我个人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我觉得他是不是还有种别的什么想法,甚至觉得这里面他有个人目的,因此我当时确实心情不好,进了办公室就是我那个1号楼。以后我就质问了王立军。

  被告人:当时召集了公安局的副局长郭维国、市委办公厅的主任吴某某,还有什么人我记不太清了。当时到1号楼的时候,我看到王立军,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句话,我质问他:“你昨天跟我说有人检举谷开来杀人,是有人检举还是你授意的?”王立军显得很尴尬,没有说什么话,当时我很不冷静,我觉得他是在给我搞两面派,过去一直表现,对我的事情、交待的工作很热心,但我觉得他在这个问题上耍了两面派。我质问他核心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是那三个人自己写的信还是你指使他们写的信?

  公诉人:他说的那三个人是谁写的检举信?

  被告人:因为我质问他这个核心的话以后,他无言以对,我觉得他对我耍了两面派,我最不能容忍这种两面派,表面对我言听计从,但在这些问题上他为什么要授意别人来写信而他自己不出面呢?头天他跟我讲,他就说有人反映五哥(他管谷开来叫五哥)与尼尔死亡的事有关,他说是有人反映,说的很柔和,第二天我再问他是你授意的,还是那些人主动的?他无言以对,这时我看出破绽,我判断就是他授意别人的,所以我扇了他一耳光。

  公诉人:你除了打了他一耳光,还说过什么话吗?

  被告人:我只是说当时因为很生气,我主要就是质问他这句话,同时,我也讲一些气话,但是这些气话怎么来确认,我想请法院根据这些证词确认就是了。

  公诉人:当时打完王立军耳光之后为什么又摔碎了杯子?

  被告人:当时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核心的想法王立军这个人很不地道,因为我知道谷开来与王立军关系很密切的,谷开来最信任的就是王立军,千方百计的在我眼前说王立军的好话,我觉得谷开来对王立军是够意思的了,但是王立军恩将仇报反过来说谷开来杀人,我觉得王立军道德品质上不好,不说别的更高的原则的话,做人的基本道德我认为他没有秉持。我一直印象里,谷开来最好的朋友就是王立军。但是王立军突然在1月28日说谷开来杀人,我觉得王立军与谷开来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找谷开来说,你既然知道谷开来杀人,你为什么自己不去劝谷开来呢?而且你为什么还鼓动你自己的学生去告谷开来呢?所以我对这个不能接受,我非常气愤,当时我是摔了杯子,我有这个毛病。

  公诉人:当时为什么把郭维国和吴某某叫去?

  被告人:因为郭维国是公安局副局长,吴某某是市委办公厅主任,在遇到重大问题时我不能单独一对一的谈,我不习惯单独与人谈。

  公诉人:郭维国除了是公安局副局长以外,他还参与了11·15案件的最初的查办你知道吗?

  被告人:不清楚。

  公诉人:你1月29日上午召集这三个人到你办公室是开会吗?

  被告人:谈不上正式的通知开会,就是问王立军这个事是怎么回事。

  公诉人:让郭维国和吴某某在场的用意是什么?

  被告人:让他俩在场没有什么用意,起码让他们见证这个事情。

  公诉人:王立军被打以后有无再次提到关于王智、王鹏飞写辞职信的问题?

  被告人:我记不清了。

  公诉人:有没有记得你要王立军把这几封辞职信给你送来?

  被告人:这个事情有。

  公诉人:你为什么要他们的辞职信呢?

  被告人:因为谈话间提到,王立军也说过,或前或后我记不清了,是以辞职信的方式检举谷开来的,事实上这些辞职信我并没有看。我当时就没有精力去看这些信。

  公诉人:后来这个辞职信是吴某某送到你家里?当时有谷开来在场,你记得吗?

  被告人:记不清了。以查证为准。

  公诉人:根据案件证据显示,这个信送到你家里以后,谷开来要求对写辞职信的王智、王鹏飞进行审查,这件事你记得吗?

  被告人:印象不深。以查证为准。

  公诉人:后来吴某某根据你的同意和谷开来的提议审查了王智、王鹏飞,王智还因此写了悔过书,王鹏飞没有写,这些事情你知道吗?

  被告人:不知道。

  公诉人:证据显示在你的家里谷开来提出要对这两个人进行审查,你还记得吗?

  被告人:以查证为准。

  公诉人:后来王智因为写了悔过书,没有再对其进行审查,到2月份,谷开来又写了份举报王鹏飞的举报信,说王鹏飞诬告陷害她,要求对其进行调查,这个事你记得吗?

  被告人:这个我记得。关某某是继任王立军做重庆市公安局长的,有一天他拿着这个信到我办公室,然后讲到谷开来要求他查这个事。

  被告人:我问他这里面有些什么情况,关某某讲到这个事情谷开来有这个要求,我给他说,你不要处理这个事情,谷开来给你提的这些要求,包括要求查王鹏飞,我跟关某某讲,你不要处理这个事情,你不用去理会她。

  公诉人:当时王鹏飞任什么职务?

  被告人:王鹏飞任什么职务,其实当时我并不清楚。好像是渝北区公安局长。

  公诉人:你给关某某说不要查这个事情后,过后一两个小时你又找王鹏飞了吗?

  被告人:我没有找王鹏飞,找关某某了。

  公诉人:你把第二次找关某某的事情讲一下。

  被告人:王鹏飞的事情,刚才我的意见已经说清楚了,但是你现在作为公安局长,有些情况,比如说我给他提出王立军叛逃是怎么回事?谷开来杀人是怎么回事?我要求关某某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去了解一下。

  公诉人:你提出这个要求后关某某对王鹏飞做了什么样的处理?

  被告人:那我不知道。

  公诉人:后来王鹏飞要参加渝北区副区长的选举,关某某为这个事给你汇报过吗?

  被告人:关某某说王鹏飞还想做渝北区的副区长,他当时对这个事情是有疑虑的,我说先不要提,现在正在风头上,王立军刚刚叛逃,他是王立军带到重庆的王立军的得意门生,现在沸沸扬扬,现在不要提渝北区的副区长的任命,先放一下。

  公诉人:这份文件的内容中有没有王鹏飞因什么原因不参加这次选举了?

  被告人:我没有印象。

  公诉人:后来你为此还做了些什么?

  被告人:我记不清了,以查证为准。

  公诉人:在王立军叛逃领馆后,你是什么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

  被告人:王立军是2月6日跑的,我是2月6日深夜12点,还是1点,还是2点,我记不清了,是2月6号和2月7号的交接点。

  公诉人:听到这个消息前,王立军是什么时间被免职的?

  被告人:2月2号,这有记录。

  公诉人:你把免职王立军的过程,说一下?

  被告人:在1月29日,我打过王立军一个耳光后,大约也就10分钟就散会了,王立军约我说想和我谈一谈,我那时候消气了,就同意了,就和他在院子里谈,王立军说书记,你不要生气,这个事情也就是给你说一下。

  他说你也别上火,死的尼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事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也两说着,而且,这个案子公安局也已经结案了,这个事我再和瓜妈(薄谷开来) 谈一谈,我当时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个事就过去了。我记得回家以后,因为我跟谷开来讲,王立军对你是有些看法的,谷开来也没让,就开始跟我说王立军的不好, 我脑子里比较乱,记不很清楚了。在这个情况下,我联想到王立军过去给我反映过他从警20多年,时间也长了,又打黑除恶,工作压力较大,得罪人也多,我感觉到,他和谷开来在这个事情上也闹得乱糟槽的,而且,他本人也提出因为身体和精力都不行了,我印象里他说还被人打过毒针什么东西的,谷开来也曾给我有声有色地讲过他被人打毒针、被害的事情,我当时想,一个闹得沸沸扬扬,不好,我就确实产生过要调整工作的念头,调整王立军的任职是我首先想起来的。

  公诉人:什么时候召开的市委常委会?

  被告人:这个很快,王立军较早已经给我谈过愿意交换一下岗位,减轻一些压力,我索性就调了,这是我的性格使然,遇到这种事,我是说办就办,我形成了这个想法以后就开始征求意见。

  公诉人:你说的调整王立军的职务是怎么调整?

  被告人:先后顺序记不太清了,我给徐某某商量过,徐某某给我反映过王立军在工作上有些问题。都跟徐某某谈过,我也跟陈某某谈过,我听到过王立军是有一些反映的,王立军从警的时间较长,他自己感觉压力比较大,身体吃不消,陈某某也表示他觉得干部交流是党的政策,交流一下也好。

  公诉人:你怎么给陈某某说的?

  被告人:王立军当时已经是副市长,所谓的调整职务,现在大家都普遍认为是我免了他局长的职,其实是在副市长的分工里给他调整工作。

  公诉人:局长他还担任吗?

  被告人:不担任,要免去他的公安局长职务的。

  公诉人:陈某某有没有提醒你免他公安局长要向公安部提意见的程序?

  被告人:提到过,说免去他公安局长要经过上级主管部门的同意,有这么个程序,我说同意按程序办,陈某某说咱有特殊情况,也可以积极工作。

  公诉人:陈某某说的特殊情况是什么意思?

  被告人:我跟陈某某讲,现在王立军的事情,他自己提出来身体有病有压力,而且从警这么多年,打黑除恶也有压力。

  审判长:现在休庭十五分钟。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
备案号: 粤ICP备16122867号
法律顾问:李小军律师 电话:133268659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