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子长县:三年吃喝百万的村主任,纪委管不了

企业   来源:法制与社会  责任编辑:百花残  2017-07-12 10:54:36
  陕西省延安市子长县瓦窑堡镇稍木则沟村村民史平安冒名参加工作,离开村子近30年,退休后却摇身一变成了村主任。然而,成了村主任的他不是带着情系村民,心系发展,带领大家共同发家致富,而是大肆铺张浪费,侵占村民利益,搞起了“苍蝇式”腐败。
在他担任村主任三年期间,以暴力手段威逼村民拆迁,大肆侵占村民利益。仅经该县纪委调查核实,认定史平安
  “挥霍浪费、开支巨大铺张浪费,花费招待费高达89.1万元”;该县公安局经调查,也得出史平安伪造身份的结论。然而,该县纪委仅做出停止其预备党员资格的决定,没有其他任何处理。
 
  村民自2009年多次上访告状,媒体多次曝光,史平安却岿然不动,只是在2011年落选村主任后,摇身一变,又成了稍木则沟村郭家沟小组的组长,继续把持郭家沟小组的大权。
 
  冒用侄子身份招工的村主任
 
  稍木则沟村民张有军告诉记者:1988年子长县筹建发电厂,征用稍木则沟村郭家沟小组一部分土地,按政策给该村分配了十几个招工名额,那时史平安30岁已结婚生子,不符合招工条件。经他们兄弟商量,史平安冒用了当时只有16岁的史海红的身份,被分配至子长县煤炭运销公司当了一名工人,该公司花名册和档案上的史海红,实际上班领工资则是史平安,后来其还被提干当了十几年的保卫科长。2008年,史平安办了内退手续,每月可领取3000元余元退休工资。
 
  2014年4月15日《三秦都市报》以《叔叔冒用侄子身份领工资20年 身兼二职成干部》为标题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史平安冒用史海红身份参加工作的事宜不仅得到子长县煤炭运销公司的证实,也得到子长县公安局的调查确认。然而不知道是何原因,对于史平安冒用侄子史海红的身份以及虚假身份的问题,有关部门一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并未对史平安进行任何处理。
 
  今年6月29日,记者再次来到子长县人事劳动保障局了解史平安(史海红)退休时的身份信息,几经询问,人事劳动保障局办公室的李进接待了我们。了解记者的采访意图后,他将史平安(史海红)的关键信息向领导做了汇报。对于史平安的这种行为该如何处理?李进则表示办公室只负责接待,具体问题的解答有对应科室负责。等待一段时间后,李进则告诉记者,史平安的材料属于涉密信息,如果要查询必须有宣传部的介绍信。而对于是否查询到史平安的信息,李进则不愿作答。
 
  民怨沸腾的村主任
 
  村民张玉红十分气愤地告诉记者:早在2008年,已退休的史平安看中了村里即将拆迁的机会,不知通过何种方式,又将户口(史海红之名)迁回稍木则沟村,并当选了我们村村主任。
 
  村民高某告诉记者:“史平安能当选村主任,完全是采用不合法的‘三部曲’,第一是暗箱操作,在选举前和领导打好招呼了;第二是封官许愿,对于与其关系好、听话的村民封官许愿,承诺当选以后让他们在村里有个一官半职;三是金钱贿赂,花钱买选票,一张选票给村民几十块钱的好处。”
 
  在子长县纪委公布的稍木则沟村2008年-2011年收支情况的统计表上,记者看到:2009年招待费113294元、烟酒饮料4000元、便饭396次73294元;2010年招待费186835元、烟酒水饮料6000元,便饭126835元;2011年招待费164336元、烟酒茶63586、便饭119次,56110元,三年共计招待费46.8万元、烟酒茶饮料花费16.3万元、便饭26万多元,三项合计89.1万元,另有午餐补助44640元。
 
  稍木则沟村民还向记者反映,2010年史平安将村上的堰畔工程以每平方360元的价格承包给自己,再以每平方280元的价格转包给他人,从中获利100多万元;史平安利用村主任组织拆迁的机会,利用手中职权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4间两层共80万元;罗某某修延河工程结算时支付了170万元,而稍木则沟河村支付河堤款500多万元,剩余300万元哪里去了?至今没有公布;2010年,村上500亩林地被征用,补偿150万并未入账。


 
  史平安领取工程款的记录
 
  记者在收支表上看到2008-2011年的稍木则沟村共支出工程款5611346元,其中支付给史平安、井海平二人共计1120000元,也就是说2011年史平安既是工程发包方,又是施工方,属于严重的违规行为。对于村民反映的史平安利用手中职权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4间2层共80万元的反映,记者在2011年支出上看到史平安2层8间拆迁补偿款445052元。王连随及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史平安招工以后,举家搬迁走了,在村里没有个人产权房屋。史平安说的这4间房在原来郭家沟小队的房子旧址上,与其本人没有任何产权关系。”对于这44万与80万的差距,村民说:“这表上是从我们村支出去的拆迁补偿款,另外政府还有补偿,共计80万。”


 
  史平安领取80万拆迁补偿款的房子旧址
 
  与此同时,在该统计表上显示2008年支付给村民王侯随涵洞工程款53200元,王侯随十分肯定地说:“这钱是史平安做假账做出来的,我从来没有收过这笔款。”2009年的支出明细上有一笔暂付杜明珠修围墙工程款70000元,村民杜卫卫也十分肯定地说:“杜明珠根本没有领到这笔钱,也是史平安做的假账。”
 
  久查不倒的村主任
 
  村民杜卫卫告诉记者:“自史平安出任村主任以来,在村里横行霸道,组织暴力拆迁队,采取断水断电,封堵村民大门道路,殴打村民等恶劣手段,强迫村民在拆迁协议上签字画押,有13户村民的房屋被强行拆毁。与此同时,子长县城关派出所对不同意拆迁的十多名村民捏造罪名进行行政拘留的处罚,被非法拘留的行政案件和村民遭受殴打的身体损害赔偿案件至今均未结案。”
 
  史平安在村里的种种行为,激起稍木则沟村激起强烈的民愤。怨声载道的村民多次联名向瓦窑堡镇、子长县政府、纪委反映情况,均未得到合理的解释,百般无奈的村民又向延安市、陕西省、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相关部门反映。在各方的多重压力下,2011年底子长县政府、纪委、公安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稍木则沟村村民反映情况进行调查。然而,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子长县纪委仅是在村委会公布了稍木则沟村2008—2011年的收支情况,认定“史平安挥霍浪费、开支巨大铺张浪费,花费招待费高达89.1万元”,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对记者的采访,子长县纪委,办公室张主任说:“稍木则沟村是县政府组织的联合调查组,纪委只是配合政府工作,具体的调查结论在县政府。再说史平安不是党员,也不是纪委监察的对象,我们无法对他做出处理,如果他有经济问题,应该公安局经侦调查。”
 
  在纪委调查认定史平安存在问题而不处理后,稍木则沟村民开始向子长县政府、公安局、检察院等多个机关反映问题,然而各个部门则互相推诿,没有一个部门对村民举报问题立案查处。稍木则沟村民十几名群众甚至跪在县政府门口请求政府立案查处史平安的违纪问题,却没有任何领导予以接待,事情也没有进展。


 
  百姓集体下跪求公道
 
  在村民多次上访国家信访局后,子长县政府对国家信访局督办事项进行了答复。根据国家信访局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子长县2013年10月的答复:自2008年建设稍木则新区以来,征地按程序报批,征地共391.2亩,审批村民安置房用地170亩;给村上拨付征地款2732万元,主要用于村上基础设施建设和村民安置房建设前期费用等,现结余700余万元;在以上所征和审批土地中,有些正在建村民安置房,有些正在建公益性和基础设施,还有一些是村民正耕种;在拆迁中均按协议拆迁,与村民协商好的基础上,先签协议后拆迁,该村共涉及拆迁户164户,房屋520孔(间)。截至目前,已拆除118户房屋405孔(间),拆迁中没有发生强行捣毁村民房屋的问题,拆迁户拆迁后,均享受过渡安置费政策,不存在无房居住的问题。


 
  稍木则沟村荒芜的土地
 
  郭埃合、王连随等稍木则沟村民说:史平安为了拆迁,对村民采取了“三断”,一是断水,二是断电,三是断路。在他的指使下,先后殴打了村民张向阳、史有宽、张海红、李雪库等8户人家;暴力打砸了村民李显林、马万年、史有宽、常来来、史埃星、南东平等10多户家庭。截至记者发稿前,当时拆迁的家庭仍未盖起新住房,要么租住在别人家里,要么住在原址上临时搭建的彩钢房内,事实与该县政府的回复大相径庭。
9
  无处居住的村民搭建的彩钢房


 
  017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稍木则沟村民再次到北京信访。延安市信访局局长王湛鸿、黑鹰专员以及子长县领导接访时向村民承诺,回去一个月一定解决村民信访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前,村民反映的问题仍没有得到任何合理的解释及解决。
 
  基层党风政风状况事关全面小康社会建设进程,严查“苍蝇式腐败”是净化基层政治生态的关键。中央纪委要求各地严肃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各类腐败问题,对“苍蝇式”腐败实行零容忍,并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上也公布了多起相关问题。
 
  而这位被纪委认定“挥霍浪费、开支巨大铺张浪费,花费招待费高达89.1万元”的村干部却长时间不处理?求救无门的老百姓常年往返奔走于各级政府信访部门也没有结果呢?就此事,将继续跟踪报道。(刘影)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
备案号: 粤ICP备16122867号
法律顾问:李小军律师 电话:133268659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