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评论   来源:莞讯网  责任编辑:百花残  2014-02-14 09:24:59

  早报记者 段艳超 发自东莞

  早报记者 葛熔金

  11日晚,东莞市常平镇某酒店的客房里,24岁的女子Airl点燃一根芙蓉王,声音沙哑地对早报记者说:“好几天没上班了,没有收入,我已经欠宾馆老板两天房费了。”在此之前,Airl在常平镇某KTV工作,在央视曝光东莞多家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后,她工作的场所也暂停营业了。

  东莞扫黄背后受影响的,不仅是色情行业本身,该市与之相关的部分行业,包括不少衍生出的专门为“小姐”们服务的工种也受到冲击。此前据媒体报道,东莞色情业及其关联产业,年产值接近500亿元。早报记者在东莞色情产业最发达的常平镇采访发现:在桑拿酒店关停、性工作者失业的同时,数万名围绕“小姐”服务的首饰销售、化妆等行业生意一落千丈。据悉,东莞本地的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甚至有些乡镇、村集体也会建一些酒店,或自营或出租,将这些酒店的收入部分给村民进行年终分红。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色情行业异常宽容。色情这朵“罂粟花”在东莞已经开了20年,与当地太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是当地政府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东莞市纪委、市监察局昨晚通报称,央视报道中反映的拨打110举报后接处警不力等问题已初步查清。中堂、黄江10名警官严重失职,受到行政撤职等党纪政纪处分。

  “实在不行先回老家”

  “从2003年开始,东莞大大小小的扫黄行动不知道搞过多少次了,但是在春节期间这么大的行动非常少见。”一名对东莞色情行业较了解的人士告诉早报记者,现在东莞几乎所有的桑拿都关停,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冒风险做生意。他称,目前,大约60%的“小姐”还在老家过年没回来,这些“小姐”基本被通知暂时不用来了。还有40%在东莞的,要么没有回家,要么是初六左右就陆续过来的。

  因为扫黄,大量的桑拿和KTV被关停,不少从业者“被失业”,Airl就是其中的一个。

  11日晚,早报记者在常平某酒店客房里见到Airl,身高1.73米的她身穿黑色皮草大衣、长筒黑靴,身材苗条、模样可人。“我来自惠州的农村,出来已经10年了,是家里的老三,和弟弟是龙凤胎。因为家里穷,从小就被送养出去。14岁时,初中还没读完,就跟表姐去学习茶艺……”Airl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拿着烟的手有些颤抖。

  学习半年后,Airl进入KTV做迎宾。她说自己十分羡慕那些可以拿小费的“公主”,因为每月能赚五六千元。“可是,我学历低、识字少,客人点菜、点歌,有些字我都不认识。后来到另一家KTV做迎宾,因为违规收了一个老板200元小费被炒鱿鱼,接下来的几年我换了好几家KTV。然后就……”说到这里Airl猛吸一口烟咳了起来。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遭到“姐姐”Cece制止,Airl不耐烦地白了Cece一眼说:“烟买来不就是让抽的嘛。”

  Cece是常平某KTV的经理,她与Airl曾在同一个KTV工作过,因为两人有相似的被送养的经历,因此Cece将Airl当妹妹照顾。Airl平时没有什么积蓄,赚多少花多少,失业以后生活拮据,连每天100元房费都开始拖欠,Cece会给她带一些吃的,不至于让她饿着。Cece觉得现在“很难捱”,以往扫黄,有时一个星期就过去了,最多停业一个月,但这次不好说。Airl表示:“实在不行,就先回老家。”

  像Airl这样从农村经熟人带领前往东莞工作,然后到了桑拿中心、酒店,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

  “可以说东莞80%以上的‘小姐’都是来自于农村,很多起初来东莞并不是做这个,而是在工厂上班,由于种种原因才选择做这个。”一名对东莞色情行业有所了解的人士称,在1995年这个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小姐”基本上都是“厂妹”中出来的,当时顾客主要是港商、台商和来谈生意的以及一些打工人员。最近几年“莞式服务”出名了,有不少人带老乡出来做这个,客源也不再单一,很多内地和香港等地的居民过来。

  东莞的色情行业发展与当地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有着密切联系。东莞目前有180多万的户籍人口、700多万常住人口、1200万的城市实际人口总量。大量的外来人口中,包括港商、台商,还有大量全国涌入的打工者,这让东莞形成了上至老板、企业高管,下至公司职员,乃至流水线旁的打工仔等阶层,相应的是,东莞小姐也分在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发廊,街头巷尾这四类。

  “‘小姐’总的人数大概在25万人左右,其中桑拿、酒店和休闲会所等在10万人,还有15万就是一些站街、发廊或接私活的。”该人士说。

  色情重镇常平

  “在东莞,色情行业排在最前面的要数常平镇,这要得益于常平镇便利的铁路交通,尤其香港客人来东莞首选常平。”一名当地人士说,因为广州至香港九龙(红磡站)铁路东莞站就设在常平镇,从香港九龙到常平只要1小时零8分钟。有些香港客人下班后直接到常平去桑拿找“小姐”,也有不少广州和深圳客人坐火车来常平。

  以往晚上7点后,桑拿等场所开始进入客流高峰。但是10日晚上常平镇天鹅湖路附近,虽然星级酒店和桑拿会所罗列,但十分冷清。早报记者注意到,五月花会所、天鹅湖、曼克顿等星级酒店门前鲜有人进出,博悦会所的主楼连灯都没开。早报记者向保安询问,“现在是否可以做桑拿?”有些保安满脸警惕地说“没有”,也有保安笑称:“还桑拿呢,你没看新闻?”

  “2月9日央视曝光前,可不是这样。”摩的司机老黄说,往常这条路上每到晚上7点以后,高级会所、星级酒店总是灯火辉煌、人来人往,有的酒店门前甚至站着四五个漂亮姑娘,公然与过路男子搭讪“帅哥,来找靓妹啊”。

  摩的司机刘军告诉早报记者:“现在风声紧,根本找不到桑拿场可以做‘莞式服务’,如果真想要,我倒认识几个因为场子放假在家休息的‘小姐’,看她们是否愿意出来接活。”他坦承,介绍成功“小姐”会给他提成,但是在一连打了6个电话均遭拒绝后,他选择了放弃。“实在对不起,老板,她们都害怕被查,不敢出来。”

  据东莞市旅游局官方网站数据显示,东莞市共有挂牌三星级以上酒店86家,其中常平就有18家。

  “实际上常平能够得上星级标准的酒店不下百家,但是鉴于公务消费对星级酒店非常敏感以及相关部门对星级酒店管得比较紧,因此很多达到标准的酒店都没有去申请。”常平镇某酒店负责人介绍,从现在情况来看扫黄对星级酒店经营影响不大,过年本来就是酒店的淡季,大概入住率也就三四成,至于酒店的桑拿和KTV基本都是承包的,这些场所的关停对酒店正常经营不影响。但那些专门做这方面生意的酒店,入住率估计掉得比较多。

  事实上,常平镇色情产业萧条的现状,基本上是扫黄风暴下东莞全市的缩影。

  500亿,扫了谁的奶酪?

  在过去20多年里,东莞GDP增速远高于全国平均值。据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东莞市GDP为5050亿元,首次突破5000亿大关,到2013年上升至5500亿,增幅达9.8%,而全国同期GDP增幅为7.7%。“在东莞的GDP中,包括了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据估算有500亿元左右,这个较前几年也有增长。”一名了解东莞地下色情业的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东莞有诸多行业与色情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直接与色情行业有关的从业人员外,还有数十万人从事与之相关联的行业。

  其中,“小姐”化妆直接涉及包括首饰销售、化妆等在内的数万人。早报记者在常平发现,不到200米的天鹅湖路两边,有10多家化妆摊档,一家店铺工作人员介绍,她们有6名化妆师,平时每天能给50-60人化妆,最低化妆收费15元,盘头15元,逢周四、周五、周六时,每天多达80个左右,而扫黄后这几天,“每天只有七八个。”她面带无奈地说。

  在东莞,有不少出租车、摩的司机也专门靠色情行业营生。摩的司机小马说,以前每天轻松挣200多元,主要就是拉“小姐”,她们也不讲价,都是十块八块的给。现在一天只能拉五六十元,晚上基本没什么生意。

  对于扫黄的后果,东莞一些小酒店的负责人也很无奈,“影响大着呢。星级酒店、高级会馆的房费贵,很多客人会带‘小姐’到我们这里来住宿,扫黄前入住率70%,但现在不到40%。每天的营收都不能保本。”江西赣州来的王先生去年租了一幢三层小楼,共30多个房间,花费近100万元装修后开始营业,去年年底正式开张,才开了两个月就遇到了扫黄。

  “相对其他行业,扫黄扫掉的最大一块奶酪就是酒店业。东莞的酒店可能与其他地方不同,不仅是住宿那么简单,从很多酒店建造之初就造好几层桑拿或建独立桑拿楼可见一斑,如央视曝光的厚街喜来登和黄江太子酒店。还有不少酒店,整个酒店都从事色情活动,平时正常入住的人比较少,如曝光的源丰酒店。可以说,东莞上千家酒店、桑拿,数十万间客房(桑拿房)中,有1/4与这个产业息息相关。”当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

  在对东莞的投资中,大量的是港台等外地资本,本地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仅占30%。而这些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即便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酒店业的投资上升势头还很好。还有不少本地人建房出租给外地人租住,或者租给外地人做公寓、宾馆经营。甚至有些乡镇、村集体也会建一些酒店,或租或自己经营,将这些酒店的收入部分给村民进行年终分红。

  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本应坚决抵制的色情行业,出现了异常宽容的态度。对于东莞色情产业,常平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犹犹豫豫地表示,什么事都要“一分为二”。而另一名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表示,扫黄对东莞经济的影响“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严重”。而早报记者在对东莞本地人的采访中,不少人表示东莞色情产业已经这么多年了,对他们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早就见怪不怪了。还有一些则希望扫黄早点结束,不然他们的房子都租不出去了。

  或许对于东莞而言,严厉打击色情行业,扫除这个黄色毒瘤是一个不需要过多讨论的话题。不过,色情这朵“罂粟花”在东莞已经开了20年,让太多人、太多产业为之上瘾,甚至渐渐迷失了自我。地方政府如何在扫黄的过程中,为这些人、这些产业戒除“毒瘾”,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