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宣布史上最大高管团队“换血”

科技   来源:莞讯网  责任编辑:百花残  2018-07-02 09:55:56
  中兴宣布史上最大高管团队“换血”
 
  中兴宣布史上最大高管团队“换血”,李自学将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殷一民最后一次亮相,鞠躬致歉。换血后的中兴,能否翻盘?
 
  “4.16”美国禁售令开启后,中兴距今已经“休克”73天。
 
  6月29日,中兴通选连发5条公告,宣布史上最大的高管团队“换血”:董事会原14名董事成员(包含董事长殷一民、总裁赵先明等)均立即辞职,并选李自学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选举李步青、诸为民、方榕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
 
  此前,独角鲸科技曾独家报道,李自学将成为新的董事长。
 
  今日上午是李自学首次公开亮相,中兴通讯在深圳总部A座四楼大会议室召开了2017年股东大会。根据公告,本次会议由候选董事李自学主持,所有董事均列席了本次会议。
 
  李自学在股东大会上表示,目前拒绝令还没有解除,候选董事后面主要任务还是要提振公司信心,在拒绝令解除后尽快恢复生产。
 
  而中兴通讯原董事长殷一民今日最后一次以董事长的身份亮相,他回应中兴股价大跌时表示,“这是非常沉重的事实”,非常愧疚。此前,他曾宣布中兴进入“休克”状态。
 
  迎来新董事长和董事会的中兴通讯,未来能否翻盘?
 
  “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可以算是李自学的继任写照。
 
  作为一个“空降”董事长,李自学此前在西安学习、工作和生活超过30年。但均在通信行业,且其所在的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与中兴通讯颇有渊源。
 
  李自学在公开信息中并不多,中兴通讯公告显示,李自学出生于1964年,1987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子元件与材料专业,获得工学学士学位,具备研究员职称。同年,他加入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后,从技术员开始,逐级上升,2015年至今担任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
 
  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是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新的股东之一,公告称李自学不持有公司股份,并且与董事、监事、管理高级人员不存在关联。
 
  事实上,1997年10月,中兴通讯申请IPO时发布的招股书显示,筹委会主任张太峰时任是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兴新公司董事长。
 
  记者查阅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官网,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又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九研究院第七七一研究所,骊山微电子公司,隶属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九研究院,始建于1965年10月,主要从事计算机、半导体集成电路、混合集成三大专业的研制开发、批产配套、检测经营,是中兴通讯的创办单位。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李自学算是中兴通讯母公司空降的高管,且在通信技术方面颇有建树。
 
  为了李自学继任中兴通讯董事长,中兴通讯此前曾专门为此修改《公司法》清除障碍。
 
  6月12日晚间,中兴通讯发布公告披露重大事项进展并宣布复牌。公告显示,中兴通讯将支付合计14亿美元民事罚款,30天内更换全部董事会高管、聘请协调员督导、为期10年的拒绝令等。
 
  作为双方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需要在一个月内更换公司和中兴康讯的全部董事会成员,现任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层领导。
 
  13日晚间,高管团队人事任命进一步明确,中兴通讯再披露三则公告提出,关于《公司章程》拟删掉“董事长必须从担任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三年以上的人士中产生”,另将部分条款变更为“非独立执行董事不少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独立非执行董事不少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
 
  外界普遍关心高管大换血之后,谁来掌舵中兴?
 
  13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曾独家经过多方求证获悉,根据新的规定以及中兴现有的管理团队,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董事长人选将“空降”,李自学为继任者。而总裁人员或从中兴内部产生,诸为民大概率当选。
 
  6月29日,李自学首次公开亮相中兴通讯股东大会,并当选为董事长。但他依然面临巨大的考验,中兴目前的“休克”状态和与新的高管团队磨合,能否及时复工化解这场危机、提振市场和内部对中兴的信心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作为一个老中兴人,原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今日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6月29日晚,中兴通讯连发五条公告披露了,2017年股东大会16项决议结果,一项酒店服务采购和房地产及设备设施租赁关联交易,以及包括原董事长殷一民在内的14名董事提交书面《辞职报告》。
 
  殷一民、张建恒、栾聚宝、赵先明、王亚文、田东方、詹毅超、韦在胜、翟卫东、张曦轲、陈少华、吕红兵、BingshengTeng(滕斌圣)、朱武祥共十四名董事于2018年6月29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鉴于本公司二〇一七年度股东大会已选举产生八名新任董事,董事会原十四名董事一致同意立即辞去本公司董事职务以及所担任的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的职务。
 
  中兴通讯表示,本次提出辞职的十四名董事一致确认与本公司董事会无不同意见,亦无任何其他事项需要提请本公司股东关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辞职报告》现已生效。
 
  股东大会已累积投票的方式选举了李自学、李步青、顾军营、诸为民、方榕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以同样方式选举了蔡曼莉、鲍梳明、吴君栋为独立非执行董事。上述8人的任期至2019年3月29日。
 
  中兴通讯发布的简历显示,殷一民出生于1963年,1988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现易名为“南京邮电大学”)通信与电子系统专业,获得工学硕士学位,具备高级工程师职称。
 
  殷一民1991年起担任深圳市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研发部主任;1993年至1997年担任中兴新副总经理;1997年至2004年2月曾担任本公司副总裁、高级副总裁,曾分管研发、营销及手机业务等多个领域;2004年2月至2010年3月担任本公司总裁;2010年10月至今任中兴创投董事长兼总经理;2015年8月至2017年9月任中兴新董事长。
 
  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29日,殷一民担任中兴通讯董事长,此前具有多年的电信行业从业经验及超过27年的管理经验。
 
  今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激活了对中兴通讯和中兴康讯公司拒绝令的决定成为史上最大“黑天鹅”。4月20日,中兴董事长殷一民率领高管在会上表示,这样的制裁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股东大会现场,有小股东提出中兴通讯股价大跌给其带来了巨大的资产损失。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回应称,这是非常沉重的事实。
 
  同时,他也表示对于中兴股价下跌导致的股东们经济上的损失,作为公司董事长,觉得非常愧疚,对不起大家。
 
  有知情人士透露,殷一民在中兴有很高的评价,为人正直,出任董事长后,中兴的风气未为之一振,团队凝聚力很强,此后中兴进入良性发展期与殷一民的领导有很大关系。
 
  缺钱,是中兴面临的最重要的现实。
 
  为了6月13日复牌,中兴支付高达14亿美元的罚金,此前,中兴通讯已缴纳了8.9亿美元的罚款,至此其复牌代价为缴纳罚单金额累计超过22.9亿美元(约为146亿元人民币)。
 
  为了应对缺钱的现实,殷一民和中兴原高管团队为此站了最后一班岗。
 
  6月29日,股东大会否决了公司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并增加了6月13日股东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提交的修改《公司章程》、《董事会议事规则》及选举非独立董事和独立非执行董事等三个临时提案。
 
  同时,公告显示,董事会批准了中兴通讯向中国银行申请300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额度、向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市分行申请60亿美元的综合授信额度、进行折合36亿美元额度的保值型衍生品投资。
 
  殷一民称,13亿元的分红不会导致出现巨大影响,鉴于公司还在拒绝令情况下,希望每一点现金用于实处,建议大家慎重投票,殷一民本人对分红预案投了反对票。
 
  3月15日,中兴通讯在公告中披露2017年度的利润分配预案,以分红派息股权登记日营业时间结束时登记在册的股东(包括A股股东及H股股东)股数为基数,每10股派发人民币3.3元现金(含税)。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的总股本(包括A股及H股)为41.93亿股。
 
  据相关媒体报道,此次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2017年中兴通讯利润分配预案时,中兴通讯财务总监表示,“4·16”以来公司加强了现金流收支两条线的动态监控,现金流的管理是有序的,目前处于稳定状态,后续继续与银行供应商保持密切沟通。
 
  据殷一民介绍,目前,公司会坚持合规底线;第二,在合规基础上,坚持责任义务。过去两个半月,公司没有收入,运营基本停止,但是公司对银行、供应商、合作伙伴等的合作、相关义务继续遵守,没有发生拖欠供应商账款的情况。而且,过去两个半月,公司也没有获得银行贷款,但一直保持现金流平稳状态。
 
  他表示,中兴上下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限制令停止激活。直到6月8日,签订了和解协议。而签订和解协议以来,公司遵守和解协议,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些都是中兴执行责任、义务的表现。
 
  此前,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从多个信息源获悉,中兴内部要求员工做好随时复工的准备。
 
  中兴通讯某分公司员工向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目前公司还没通知具体开工时间。不过,公司在一个月前便通知“随时准备好”开工。按照公司要求,即时不能工作,也要做好随时开工的准备。开工是必然,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做好这个准备。“在停工期间,我们工资照发,一线员工没受到影响,领导层有局部调整。”
 
  另据中国移动内部人士透露,此前派驻移动的中兴工程师,大部分是反包商(项目承包方),不算是中兴的正式员工,但合同是跟中兴签署的,也代表中兴在中国移动干活。自有人员,有的原来就驻场,跟进移动接口,就没撤出,不让干活,每天待着,工资按月照发。个别人员撤离。“项目承包方没活儿干就先撤了,用极低的底薪养着,但不少人借此机会离职了。”“目前仍未回归工作岗位,尚未复工。”
 
  据接近中兴的知情人士透露,对于中兴通讯而言,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在美国商务部的禁令结束以后,第一时间恢复对客户的产品交付和服务,恢复客户关系。同时重新建立内部员工、外部供应链、资本方以及媒体舆论对中兴的信心。
 
  12日中兴通讯公告显示,其将在BIS终止2018年4月15日拒绝令后尽快恢复受2018年4月15日拒绝令影响的经营活动。此外,根据新的和解协议,只有等中兴通讯支付完总额达10亿美元的罚款和4亿美元的保证金后,美国商务部才能解除中兴与美国公司业务往来的禁令。
 
  一位中兴通讯内部员工告诉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这段时间公司已经做好全方位准备,一旦拒绝令被解除,会第一时间恢复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服务,现在就是耐心等待美国方面解除拒绝令。
 
  中兴通讯新的掌舵者李自学离开生活了30多年的西安,李自学踏上深圳的改革征程是否星辰大海?能否带领中兴通讯逆风翻盘?
 
  答案在风中飘。(来源: 新京报  )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
>